遵义湘冶特钢有限公司-电话:0852-8977544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遵义湘冶特钢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852-8977544
邮箱:service@bjjchz.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不灭体育魂

编辑:遵义湘冶特钢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不灭体育魂
2008年8月8日晚,古老的北京城,一个个巨大的焰火“脚印”腾空而起。永定门、天安门、鼓楼……这双“大脚”沿着千年古都的中轴线一路前行。当最后一个脚印在“鸟巢”上空绽放时,中华民族完成了从曾经的“东亚病夫”到奥运会东道主的历史性跨越。

从1908年《天津青年》第一次提出“中国何时能办奥运会”的设想,中国人的奥运梦做了整整一个世纪。是新中国改写了中国体育的历史,是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中华民族的梦想。

体育见证历史,时代推动体育。90载的漫长岁月,90载的不懈奋斗。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体育事业的发展,始终寄托着党对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执著追求;体育事业,始终是为人民服务的事业。

强国必先强体——在寻求救国救民的艰难征程中,中国共产党率领军民因地制宜、锻炼身体,为革命胜利奠定基础

“东亚病夫”,这是西方列强加之于旧中国的屈辱称谓,但也是当时中国无奈的现实写照。胸怀救国救民理想的中国共产党人,早在革命之初就已经认识到体育的重要性。

1917年,青年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体育之研究》。文中说:“国力苶弱,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他认为体育之效在于能“强筋骨”、“增知识”、“调感情”、“强意志”,凡天下成大事者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

对体育同样有浓厚兴趣的周恩来,在1915年写了一篇关于体育的作文——《约友入足球队启》。文中,周恩来劝说好友加入学校足球队,并写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把拯救民族危亡与体育联系在了一起。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自觉地把体育锻炼看做是革命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出战斗力”,从井冈山到延安,从根据地到解放区,广大官兵和劳苦大众将体育运动与军事训练结合起来,增强体质,培养勇敢坚毅的精神,为夺取革命战争的最终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2年秋,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明确指出,体育运动,应在工农群众中去开展,发动群众经常去做各种运动,特别要做关于战争需要的运动,如跳高、跳远、赛跑、游泳等运动,强健身体,锻炼在革命战争中所需要的技能。

1933年5月30日至6月3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在瑞金叶坪红军广场,举行了全苏区第一次规模较大、有组织、有计划的体育盛会。当时来自红军各军团、江西和福建两省以及中央政府各机关的16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运动会。这就是著名的“五卅”赤色体育运动会。运动会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还宣布成立了赤色体育委员会。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最早主管全国体育运动的组织机构。

参加了北京奥运圣火瑞金站传递的火炬手、今年98岁高龄的老红军刘家祁是这场赤色体育运动会的见证人。刘家祁回忆说,尽管当时苏区的物质条件极度匮乏,但体育运动的氛围很浓,主要有投弹、射击、越野赛跑、游泳、刺杀等项目,此外还有篮球、足球、排球等球类项目和跳高、跳远等田径项目。平时经常有篮球、足球比赛,很多人踊跃报名参加,观看运动会的红军将士和苏区群众成千上万。

“五卅”赤色运动会的总结报告这样强调运动会的意义:“不是为了赛胜负,乃是锻炼铁的筋骨”、“我们需要有锻炼工农身体的竞赛,而不是锦标主义,互相排挤”。

有史料记载,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权筹建时的1930年,到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的1934年,苏区体育活动从未间断。1930年中央苏区组织了3次球类比赛、27次田径比赛;1933年中央苏区开展体育活动达到了高峰,其中球类比赛达96次、田径赛123次、军事体育比赛5次、体操比赛15次。

1935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建立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从1935年到1948年,党中央和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在延安生活战斗了13个春秋,领导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奠定了新中国的基石。陕甘宁边区的体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体育的一面旗帜。

1937年5月,陕甘宁苏区体委曾有如下决议:“把体育运动成为广大群众的运动,使每个工人、农民、学生、红军指战员、青年、成人、儿童、妇女都能在工余时间到运动场上活动,真正使每个苏区人民更加有活泼、愉快、健康的身体。”从此,体育运动在陕甘宁边区蓬勃开展起来,广大人民群众成了体育运动的主人。

1940年5月4日,在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的倡议下,延安体育运动委员会(简称“延安体育会”)成立。在延安体育会的组织下,机关、学校、工厂、部队,创造性地开展各类容易普及的体育项目,如军事体操、徒手体操、器械体操、民间舞蹈、拳术、打球、赛跑、游泳等。每逢节假日,还组织“三八”、“五四”、“八一”、“九一”等不同类型的运动会。

已故著名摄影家徐肖冰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摄影师之一。他曾这样回忆延安时期的生活:每天早晨和傍晚都可以看到人们成群结队地参加跑步、做操、打球和游戏;夏天,人们到延河里游泳;冬天,人们则到延河上滑冰。

据史料记载,当时在延安,参加体育活动的不仅有学生、干部和军人,享有体育锻炼权利的同样还有工人、农民等普通百姓。1942年,工人组织代表队参加“九一”扩大运动会。工人有资格参加运动会,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在1946年的延安“九一”运动会上,不仅贩菜卖馍的小贩组织篮球队参加大会比赛,就连马贩子也参加了赛马比赛。

为了开展体育理论研究,1942年边区还成立了“延安新体育学会”,朱德任名誉会长。“延安新体育学会”是我国最早从事体育学术研究的专门组织。

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革命前辈因地制宜,通过举办各种富有特色的运动会,锻炼了体魄,增强了革命队伍战斗力,逐渐形成了一套革命斗争与体育运动相结合的红色体育发展模式。

中国中共党史学会理事、陕西师范大学教授陈答才说:“在那样的历史时期里,体育为革命战争的胜利服务,正是‘体育为人民’的必然的、根本的、具体的表现。”

走向世界、走向奥运——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把“东亚病夫”的帽子扔进了太平洋,以崭新形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1949年,饱经血与火洗礼的中国人民,终于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在新世纪的曙光里,中国体育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新中国的体育发展之路,应该怎么走?这个问题,很快提上了党和国家的议事日程。为此,中共中央、政务院召开一系列会议,形成了发展新中国体育的基本思路,并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措施:

——建立健全各级政府体育管理部门。1952年11月15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关于设置中央人民政府机构的决议》,设置“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贺龙为主任。

——兴建体育场馆。1955年4月,一座可供篮球、排球、羽毛球、举重、游泳比赛和训练用的多功能体育馆在北京竣工。翌年,参照当时世界上体育训练设施最先进的匈牙利布达佩斯体育岛设计的广州二沙岛体育训练基地建成,可供田径、游泳、足球、篮球等20多个项目同时全天候进行训练,设计标准之高世界罕见。

——建立体育学校。1953年11月,中央体育学院在北京先农坛正式开学,共和国第一所体育高等院校就这样诞生了。

——组建优秀运动队。在国家体委和各省市有关部门的艰苦努力下,国家足、篮、排球队,乒乓球、田径、网球、体操和游泳等运动队在1954年前后相继充实和组建起来。

一系列举措在普及群众体育的同时,也大力推动了竞技体育的发展,新中国的体育运动水平得以飞速提升:

1953年8月9日,吴传玉在第四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运动会上夺得男子仰泳冠军,这是新中国在国际比赛中获得的第一枚金牌。

1956年6月7日,陈镜开在中苏举重友谊比赛上打破美国运动员创造的最轻量级挺举世界纪录,这是新中国运动员打破的第一个世界纪录。

1959年4月5日,年仅21岁的容国团奋力夺得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这是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队员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将五星红旗插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顶,实现了人类首次从北坡成功登顶珠峰的壮举。

……

体育健儿们以一个个振奋人心的佳绩,不仅展现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勃勃生机,也大大增强了华夏儿女的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然而,新中国的体育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也受到了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由于国际奥委会部分人在台湾问题上推行“两个中国”的错误政策,中国奥委会被迫于1958年断绝了与国际奥委会等国际体育组织的关系。

1971年日本承办第31届世乒赛,一封热情的邀请函飞到了北京。毛泽东在请示报告上写下“我队应去”。这一石破天惊的决策,犹如沉沉夜幕中一颗闪亮的信号弹,预示着中国体坛的严冬即将过去。匆匆集中的几员老将此次比赛不仅为中国队夺得男团和女单、女双冠军,还打开了中美之间断绝了20多年的体育交往通道,为中美建交吹响前奏曲。这段佳话后来被誉为“乒乓外交”、“小球转动大球”。

改革的春风加快了中国体育走向国际体坛的步伐。1979年10月25日,国际奥委会通过了“名古屋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得以恢复。从此,中国体育全面登上了世界舞台。

“如果不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中国不知道还要在奥运会的大门外徘徊多久,中国运动员不知道还要荒废多少青春,”抚今追昔,见证新中国体育发展历程的中国奥委会原秘书长魏纪中感慨万千。

国运盛,体育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国以令人目眩的速度迅速成为国际体坛的一支重要力量——

19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射击场上的一声枪响,为中国实现了奥运金牌“零”的突破;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均以16枚金牌的佳绩稳居金牌榜第四,成为“第二集团”领头羊;

2000年悉尼和2004年雅典两届奥运会,中国运动员在金牌榜上的排位先跃至第三,再跃居次席;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健儿在家门口夺得51金、21银、28铜,共100枚奖牌,成为现代奥运百余年历史上第七个登上金牌榜首位的国家。

“新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由弱到强,每进一步,都应该说离不开我们党的领导,饱含着党的关心和支持,”魏纪中说。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不只是在竞技场上展现着自己,也开始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全方位地参与国际体育事务,包括积极申办大型国际体育赛事。

1990年7月3日,年过八旬的邓小平来到为北京亚运会新建的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和亚运村考察。当有关部门同志汇报亚运会筹备情况时,邓小平问起另一个问题:“中国办奥运会的决心下了没有?为什么不敢干这件事呢?建设了这样的体育设施,如果不办奥运会,就等于浪费了一半。”

正是在邓小平的关心和支持下,中国申办奥运会的决策水到渠成。1993年,北京第一次申奥以两票之差落选,让无数中国人热泪满襟。对此,邓小平意味深长地说:“申办不成功不要紧,总结经验。”

1998年11月,国务院总理办公会议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先后对申办工作进行了研究,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决定由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中国再一次踏上申奥之路。

这时的中国与第一次申办时相比,已发生了新的巨大变化,改革开放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国力日益强盛,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更加富足,对奥林匹克运动也更加向往。这一次申奥,北京志在必得!

2001年7月13日,莫斯科传来喜讯,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中华民族终于等来期盼已久的一刻。

从申办成功至兑现承诺,中国走过了7年的筹办路程。

“这是一届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如是作评。这既是对中国政府和人民为本届奥运会所做杰出努力和贡献的盛赞,也是对中国在经济、体育等诸多领域取得伟大成就的认可。

从“东亚病夫”刻骨铭心的屈辱,到笑傲世界体坛的扬眉吐气——中国体育的发展壮大见证了共和国繁荣富强的历程,见证了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体育民生惠及全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体育事业始终是为人民服务的事业

体育不仅仅是破纪录、拿金牌,更是民生大计,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和幸福生活。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始终将提高国民健康素质作为发展体育运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位于北京市体育馆路的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大楼楼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12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这12个字,是毛泽东在1952年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成立所作的题词。

魏纪中说,这12个字深刻揭示了体育运动的本质,明确了新中国体育事业为人民服务的根本目的和任务,对新中国的体育事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1953年底,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党组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加强人民体育运动工作的报告》。1954年初,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并批准了这个报告。党中央在批转这个报告时指出:“改善人民健康状况,增强人民体质,是党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在此方针指引下,新中国的群众体育蓬勃开展起来——

1951年11月24日,第一套广播体操正式颁布。由于这种徒手操不用机械,只要有限的场地就可以开展,这对于缺少场地和器械的新中国来说,是适宜普及的健身活动,因此深受群众热爱。据北京等13座城市的不完全统计,当时参加广播体操的人数达到104.8万,以工人和学生最为踊跃。

“当时有个口号‘人人都锻炼,天天上操场,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每天喇叭一响,千百万人随着广播乐曲做操,这算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新鲜事,”回想起上世纪50年代的情景,首届全运会竞走冠军李福德老人兴奋地说。

1954年5月4日,中央人民政府体委公布《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简称“劳卫制”)的暂行条例和项目标准。劳卫制的推行,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全民锻炼的热潮。到1958年,全国已有267万多人达到“劳卫制”标准。尽管这一制度仅仅实施数年,但时隔半个世纪之后,学者们依然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在当时的条件下,为提高国民身体素质,推动群众体育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1984年,党中央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体育工作基本经验的基础上,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发展体育运动的通知》,提出了加快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指导思想、主要任务和工作措施。因“文革”严重受挫的体育事业,进入全面、规范发展的新阶段。

二十世纪80年代,老年人体协、农民体协、伤残人体协等组织相继建立,并先后举办起自己的运动会。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群众体育活动呈现出多元化、基层化的新面貌。

在党中央、国务院关怀下,一项宏大的体育工程——《全民健身计划纲要》在1995年全面启动实施。这份由国务院下发的关于群众体育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确定了用15年时间把全民健身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基本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民健身体系的目标。

为解决体育事业经费不足的困难,1994年,国务院批准发行体育彩票。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宗旨,体育彩票公益金中的60%被用于发展群众体育事业。仅1998年和1999年全国就共建全民健身工程1112项。建在群众身边的体育设施,大大方便了群众参加健身活动。

全民健身热潮的兴起,也带动了体育产业蓬勃发展。一批本土体育品牌迅速崛起,健身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仅满足了群众对于运动装备以及健身方式的需求,同时也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贡献了力量。

在发展全民健身事业的战略思想下,运动的热潮席卷神州大地。从城市到乡村,从山区到平原,人们或参与篮球、跑步、游泳等传统项目,或投身于瑜伽、跆拳道、健美操等现代时尚运动。对于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而言,体育不仅是一种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更成为追求幸福和谐的有效途径。

位于北京景山公园附近的黄化门社区有常住居民4000多人,社区的老百姓自发组建了乒乓球、柔力球、健身舞等十几支健身队。除了一年一度的社区综合运动会外,社区每月都组织各种比赛。多种多样的健身活动不仅锻炼了身体、丰富了生活,邻里关系也更加融洽了。

国家体育总局在2007年进行的调查统计显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城乡居民达3.4亿,占全国总人口的28.2%。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冯建中认为,从新中国成立前人均预期寿命35岁,到2008年人均预期寿命73岁,日渐走入百姓生活的体育锻炼,对国民体质提高作用明显。

2008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成功举办,又推动群众体育工作迈向新高度。

上一条:双星探索户外市场 实现体育营销的跨越发展 下一条:可怕的阿迪达斯